当前位置:移动酒店国学红楼梦中埋了五年的梅花雪水有何含义?与黛玉有何关系?
红楼梦中埋了五年的梅花雪水有何含义?与黛玉有何关系?
2022-09-24

林黛玉,中国古典名著《红楼梦》的女主角,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。

贾母酒后带着刘姥姥闯入拢翠庵,打扰了清修的妙玉。不但说着出家人最不爱听的才吃了酒肉,还让妙玉煮茶烧水待客。

从妙玉满面含笑接待贾母,到刘姥姥被贾家人戏耍得团团转,体现出贾府寄人篱下的外人的不如意。妙玉、刘姥姥如此,林黛玉和薛家母女呢?

想到这点再看妙玉拉着林黛玉和薛宝钗喝体己茶,就理解三人的物伤其类之情!

曾有人问妙玉为什么不请史湘云喝茶?体己茶是“寄人篱下”之茶,史湘云只是做客,不用喝这杯茶。等日后中秋节时,妙玉再请喝茶时,客人则是湘云和黛玉,那杯茶是父母双亡的离丧之茶,又是不同感情。

《红楼梦》有很多情节要结合来看,不要单独理解。不提。

关于妙玉的体己茶,内容可是了不得,这杯茶除了感叹三人寄人篱下之外,更多的作用是妙玉作为出家人,为宝黛钗三人的未来做“指示”。

曹雪芹借由妙玉的体己茶,将金玉良姻和宝黛姻缘的故事说透,借“神谕”揭示“真相”。

不过本文不说这些,要先讲一下五年梅花雪水,以及林黛玉怎么就是个“大俗人”。

(第四十一回)妙玉执壶,只向海内斟了约有一杯。宝玉细细吃了,果觉轻浮无比,赏赞不绝。妙玉正色道:“你这遭吃的茶是托他两个福,独你来了,我是不给你吃的。”宝玉笑道:“我深知道的,我也不领你的情,只谢他二人便是了。”妙玉听了,方说:“这话明白。”黛玉因问:“这也是旧年的雨水?”妙玉冷笑道:“你这么个人,竟是大俗人,连水也尝不出来。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,收的梅花上的雪,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,总舍不得吃,埋在地下,今年夏天才开了。我只吃过一回,这是第二回了。你怎么尝不出来?隔年蠲的雨水那有这样轻浮,如何吃得。”黛玉知他天性怪僻,不好多话,亦不好多坐,吃过茶,便约着宝钗走了出来。

妙玉的体己茶自然是好的。但这里却有两个问题要注意。

首先,妙玉正色对贾宝玉说你是托了她两个的福,自己来的话不会用这茶款待他。

妙玉这般不近人情,再联系刚才对贾母“满面含笑”殷勤接待,岂非前后两面人?妙玉并非表里不一性格,证明她对贾母尽了最大耐心,“违心”虚与委蛇。

[世难容]曲子说“风尘肮脏违心愿”,对贾母那样的红尘世俗应对,于妙玉就是肮脏,就是违心。

其次,妙玉又因五年梅花雪水当场怼了林黛玉是大俗人,黛玉也不与她认真。更体现出妙玉真性情被迫对贾母献殷勤的不容易。

妙玉尚且如此,林黛玉“目下无尘”又如何?薛宝钗“宽以待人,随时就分”真就是她本性么?只怕未必!“体己茶”岂非越品越香。

言归正传,贾宝玉喝了茶“称赞不绝”,引起妙玉正色说他借了钗黛二人的光。随后林黛玉说“这也是旧年的雨水”?妙玉招待贾母的就是旧年的雨水。

古人对饮茶的追求上升到了“文化”的高度。“开门七件事,柴米油盐酱醋茶”。茶基本上替代了日常饮用水。贾家的水,日常作用就是洗漱和煮茶。

喝茶更不是一件小事,茶叶的好是其次,追求品茶的茶器,煮茶的用水,烧水的炭火,以及烹茶的工序、手艺,才是高级。

这些在陆羽的《茶经》都有汇总,后世更有各种茶文化经典,不一一赘述。

妙玉用头年的雨水给贾母煮茶,是那个时代追求的高品质。妙玉出家人格调更高。对她来说收集雨水,提升煮茶的品质是必然,也是时人追求的高标准。

至于旧年的雨水喝不喝得并不重要。就像林黛玉的身体不好,贾母还要将她许配给贾宝玉,刨除个人感情,身体不好对于古代贵族婚配的选择占比影响不大。只要不是重病、恶疾在身,就没有问题。

“陈年的雨水”和“五年梅花雪水”能不能喝,好不好喝,绝不是古人的考量,我们也不深入。曹雪芹如此写,代表这两种水就是当时上流社会追求的奢侈,是客观存在的“精神”需求。

只说林黛玉没品出水来,妙玉为什么要说她是大俗人。其实黛玉是真的“俗”,妙玉没冤枉她。

林黛玉堂堂谪仙一般的人儿竟然不认识煮茶的水,正常么?从现实角度来说很正常,从林黛玉的出身来说不正常。估计单独写一篇论述林黛玉为何喝不出来水,也是讲不完的话。

但是没必要!曹雪芹故意这么写,若只纠结于水和林黛玉为什么不认识,则浮皮潦草,根本就没懂作者的真正所指。

首先,“五年梅花雪水”,并不是水,而是曹雪芹对薛宝钗的代指。

“丰年好大雪”“金簪雪里埋”“雪下抽柴”,当一提到“雪”的时候,我们就要想一想是否与薛宝钗有关系。

“五年梅花雪水”怎么就说是薛宝钗?要听妙玉怎么说。

妙玉说这水来自当初的“玄墓蟠香寺”,这个寺庙是妙玉早年和师父的修行之地。因不容于权贵,她才躲到了京城。经历与薛家进京异曲同工,都是“逃了”。

而“蟠桃”之桃。薛蟠之蟠,对照玄墓蟠香寺的深层含义。

“玄墓”指什么?薛宝钗那雪洞一般的房间,挂着青纱帐幔是不是玄墓!

“雪”不是薛家还是什么?

最有意思在,妙玉收集了梅花雪水后,放在一个“鬼脸青”花瓮里,埋在地下与“冷香丸”的处理一模一样。

“鬼脸青”是指钧窑青瓷窑变,形同鬼脸一般。还记得刘姥姥雪下抽柴故事吧?贾宝玉派茗烟去按图索骥,结果找到了“一个青脸红发的瘟神爷”。不就是“鬼脸”?

其次,藕香榭宴会行酒令,贾母和薛姨妈有来有往的酒令,更解释了“五年梅花雪水”的由来。

(第四十回)鸳鸯道:“凑成便是个‘蓬头鬼’。”贾母道:“这鬼抱住钟馗腿。”……薛姨妈道:“梅花朵朵风前舞。”鸳鸯道:“右边还是个‘大五长’。”薛姨妈道:“十月梅花岭上香。”鸳鸯道:“当中‘二五’是杂七。”薛姨妈道:“织女牛郎会七夕。”

“蓬头鬼”抱住“钟馗腿”,是贾母讽刺薛家抱贾家大腿。而薛姨妈孜孜以求的金玉良姻结果,则成了“牛郎织女”的悲剧。

“五年”更好理解,皆因薛家从来贾家数到当时,正好是五年时间。记住这个数,后面解读“(分瓜bān)瓟斝”还会用到,是重要线索。

最后,“五年梅花雪水”指向薛宝钗。妙玉在给曹雪芹的铺垫做总结。也在铺垫钗黛大和解。

林黛玉不认识“五年梅花雪水”,被妙玉说她“俗”,只因黛玉“俗”非不认识梅花雪水,而是“不认识”薛宝钗。

林黛玉一直对金玉良姻耿耿于怀,对薛宝钗有敌意,甚至薛宝钗一来,林黛玉就有警惕排斥。

问题是金玉良姻是薛家图谋,薛宝钗也不得已,“任是无情也动人”,不妨碍薛宝钗本人是值得珍惜的好女儿。

林黛玉因一己之私认定薛宝钗藏奸和坏心眼,对薛宝钗误解排斥,反而成了“小人长戚戚”。

曹雪芹借妙玉之口讲林黛玉应该摒弃前嫌,重新认识薛宝钗的优秀,不做小儿女一般的俗气。

妙玉的作用,相当于冷眼旁观的“先知”,才是“体己茶”最主要的意义。后面讲到茶具时,也要如此理解。

这里的伏笔非常重要。因为很快林黛玉就体会到了薛宝钗的好,也才有了钗黛在“金兰契互剖金兰语”的大和解。

有了妙玉说“俗”,才有林黛玉的“不俗”。当读懂妙玉“俗”的意思,再去看后面林黛玉和薛宝钗大和解后情同姐妹,就不显得薛宝钗小恩小惠,也不显得林黛玉表里不一。二人本就应该惺惺相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