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移动酒店国学贯云石《殿前欢·楚怀王》:此曲命意奇诡而又洒脱
贯云石《殿前欢·楚怀王》:此曲命意奇诡而又洒脱
2022-12-17

贯云石(1286~1324) ,字浮岑,号成斋,疏仙,酸斋。祖籍西域北庭,元代散曲作家、诗人。元朝畏兀儿人,精通汉文。出身高昌回鹘畏吾人贵胄,祖父阿里海涯为元朝开国大将。原名小云石海涯,因父名贯只哥,即以贯为姓。自号酸斋。初因父荫袭为两淮万户府达鲁花赤,让爵于弟,北上从姚燧学。仁宗时拜翰林侍读学士、中奉大夫,知制诰同修国史。不久称疾辞官,隐于杭州一带,改名“易服”,在钱塘卖药为生,自号“芦花道人”。今人任讷将他的散曲与自号“甜斋”的徐再思的散曲合为一编,世称《酸甜乐府》。那么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贯云石的《殿前欢·楚怀王》,一起来看看吧!

殿前欢·楚怀王

贯云石〔元代〕

楚怀王,忠臣跳入汨罗江。

《离骚》读罢空惆怅,日月同光。

伤心来笑一场,笑你个三闾强,为甚不身心放?

沧浪污你,你污沧浪。

首句以楚怀王三字喝起,气势森然。跟着说“忠臣跳入汨罗江”直接揭露和控诉历史和社会现实的不平。三、四句是诗人对屈原的景仰和对历史的沉思,种种伤感、迷惑、反思,尽在“空惆怅”三字之中。惆怅之余,又忽省悟。第五、六句说从伤心转为失笑,笑屈原过于固执,活得不够洒脱,不懂得从“忠臣”的硬壳中自我解放身心,落得可悲的下场。

末句以问作结:“沧浪污你?你污沧浪?”诗人连对屈原投江也持非议态度,简直是石破天惊,令人不可思议。这样写,表面上荒诞不经,其实,对屈原的讽笑,不过是冷峭苦涩的反诘,以摆出玩世不恭的姿态蔑视现实,以说屈原不值得为现实牺牲进而彻底否定丑恶的现实。此曲下半首,抑圣为狂,寓曲于笑,能发人之所未发,是全曲最精警之处。朱权《太和正音谱》说作者散曲风格如“天马脱羁”,此曲命意奇诡洒脱,说明作者的思路确是谁也羁缚不住的。